永盛国际登录注册-粤芯半导体李海明:湾区拥有芯片市场优势

  粤芯半导体李海明:湾区拥有芯片市场优势

  时代周报记者 骆一帆 发自广州

  再过不到一个月,华为的麒麟高端芯片就将被迫停产,美国的一纸禁令,为华为带来的损失与麻烦难以估量,“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很不幸应验在了华为和我国芯片产业上。

  “不要说华为,半导体行业都有种被卡住脖子的感觉。”8月6日,粤芯半导体副总裁李海明博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分享了在当前环境下,对国内芯片产业与粤芯自身未来发展的思考与判断。

  李海明坦言,与国外相比,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确实存在着不小差距。而芯片产业又过于庞大、精细,想短时间内在人才、设备、原材料、工艺等诸多环节补齐短板,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尽管如此,眼下,国内芯片产业仍在马不停蹄地追赶,从资本市场热捧助力到产业政策利好刺激,国内芯片产业正以前所未有的发展速度向前狂奔。

  “我们也希望能在广州这边真正把人才的梯队培育出来。” 李海明向记者表示,就粤芯自身来说,目前在人才、设备、技术等方面确实对国外有一定程度依赖,但粤芯也在努力将其消化吸收,进行本土转化。

  在李海明看来,国内芯片产业拥有市场方面的优势,粤港澳大湾区可以说是全中国乃至于全世界芯片消耗量最大的一个区域。粤芯的想法是,结合这里庞大的应用市场,连接当地半导体产业链,让湾区内的半导体产业实现长足发展。

  待追的差距

  对国内芯片产业来说,眼下真的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候。

  有媒体报道,目前美系芯片企业已呈现出在中国收缩的迹象,如美国芯片大厂德州仪器、存储器芯片龙头美光科技均在减少出口中国的芯片量。受此影响,相关依赖芯片进口的企业一方面大规模提前采购,加大备货量;另一方面,也积极寻求国内芯片企业,希望找到Plan B。

  尽管需求量增加,但对国内芯片企业来说,面对当前行业形势,着实压力不小。

  “我们必须要认清,这个产业太庞大、太复杂、太精细。”李海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此庞大复杂的产业,任何一个国家很难参与并做好所有环节,现在中国要大力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会发现在很多方面国内和国外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比如,在某些理论和制造工艺等基础建设方面,短期内,国产芯片企业确实难以突破。

  尽管眼下美国尚未对国内芯片行业进行大规模封杀,但由于国内芯片产业在诸多方面都需依赖国外,因此在当前形势下,许多芯片企业的神经也处于紧绷状态。

  在李海明看来,设备、原材料和EDA软件工具是被卡脖子的三个方面。

  “国内也有不少企业在做光刻机,有的甚至说可以做到5nm,我相信都是研发上可以做到,如要量产,还得经过生产线上的验证。” 李海明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说道。

  作为芯片行业中的一员,粤芯同样在很多方面依赖国外。在人才方面,粤芯关键的人才团队成员很多都是来自海外,包括美国、新加坡等国家;在设备方面,粤芯大部分设备都是国外厂商提供;在技术层面,粤芯的部分技术来自欧洲和日本等国。

  尽管诸多方面依赖国外,但李海明对粤芯及国内芯片产业的未来发展,也依然保持乐观。

  “这些事情有没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呢?我觉得短期是没有的。” 李海明认为,需要认清的是,虽然国内公司依赖国外的技术、设备等,但国外公司也希望在中国应用市场获得更好的份额,这其实本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如何充分利用国内消费市场,加速将来自国外的东西本土化,进而满足国内各种不同的芯片消费需求,是包括粤芯在内的国内芯片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粤芯的赛道

  如何在挑战中把握机遇,或许是眼下所有国内芯片企业都在考虑的事情,而粤芯希望在此过程中,走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赛道。

  2017年12月,粤芯半导体正式成立,坐落在广州市开发区中新广州知识城,无论从国际还是国内芯片行业来说,粤芯都是名副其实的“后来者”。

  “现在芯片行业已经形成一个区域集聚的趋势,粤港澳大湾区有着如广汽、格力、美的等众多企业涉及芯片应用,每年全国60%的芯片消耗在这里,但这里却没有一个本地的芯片制造公司把整个产业链串联起来。” 李海明表示,正是看到这样的机遇,粤芯决定进入芯片制造赛道。

  与此前上市受到资本市场热捧的中芯国际(688981.SH)不同,粤芯主攻模拟芯片市场,目前是粤港澳大湾区唯一拥有12英寸芯片生产线的企业,第一期的平台工艺为0.18um―90nm,第二期的建设也即将启动。

  “芯片主要分数字、模拟、存储、微处理器4大类,这4类就像舞台剧的男女主角和男女配角,不能相互替代,要组合起来才能演一出戏。” 李海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模拟芯片不走7nm、14nm的路线,像台积电是数字芯片的佼佼者,我们属于不同赛道。在模拟芯片领域,美国的德州仪器、欧洲的英飞凌是目前行业的龙头,在国内,粤芯是率先使用12英寸做模拟芯片的,是这个赛道中的领先者。”

  在此基础上,粤芯半导体在运营策略上也选取了一条独具特色的赛道—定制化代工的虚拟IDM模式。

  目前,芯片行业主要分为IDM、Fabless和Foundry三种运营模式。其中IDM模式及涉及、制造、封装等多个环节于一身;Fabless模式只负责芯片的电路设计与销售,将生产、测试、封装等环节外包;而Foundry模式主要为代工生产。

  毫无疑问,粤芯半导体属芯片制造企业,但它却并非单纯的Foundry模式。

  “和数字芯片的制造不同,模拟芯片需要设计和工艺高度整合。”李海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设计和制造想整合在一起,需要很长时间累积,以目前国内半导体基础,想凭一个公司之力,做出世界级的模拟芯片非常困难。所以,粤芯的办法是和芯片设计公司紧密结合,参与设计之中,形成定制化代工的模式。

  面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行业形势,粤芯模式将取得怎样的成效,眼下或许还无法下定论。但在李海明看来,无论如何,粤芯的加入都将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芯片产业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我们对前景非常看好,整个国家对集成电路越来越重视,大湾区又拥有芯片消费市场的优势,从市场应用入手,吸引更好的资源进入,从而让整个产业链实现发展,粤芯希望能起这个头。”李海明如是说。